admin admin Title List
Recent entries
2008/12/01 (Mon) 此身合是诗人未
2008/12/01 (Mon) 每天写一点好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因为某件事又跑回破沟去。然后由于某种意外的原因跑到人搅基贴里去交友了……囧
要不是交友的话还真不知道哪年才能更这边……果然交友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大力拍飞
删了整整两页的黄色广告。没错!到现在为之在这边留言的人一只手指头能数过来一定就是长期不更新的根本原因,所以想让我更博的少女们请更加惨无人道地围观我吧!(根本原因是你的懒吧!

于是从先回答爱若酱的点名开始……规则似乎是这样?(下面一段完全引自上上线的解读)
【規則:當你被別人Tagged了,你必需寫一篇Note,內含16項有關你的事情,如習慣、喜好、目標等,或任何和你沒有關係的事情也成!寫好以後請再Tag 16個人。你必須Tag回Tagged你的人。如果我Tag了你,即代表我想了解你多一點。


以上。翻译成大陆说法就是说,我想跟你基,我先主动介绍自己的16点,然后你再介绍关于你的16点。至于是哪方面的16点你随便写想到什么写什么只要是跟自己有关的就行。这样我们先互相了解了,以后就便于进行搅基的实质性内容比如一块学习马哲毛概啊一块谈论祖国建设啊然后一块滚个床单什么的(^o^)/ 鉴于我们都知道生命诚可贵搅基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所以把游戏传给我的那个人不仅仅传给我一个人~~我也不一定只传给你~~~~但是为了响应国家建设和谐社会的号召~~我不在乎NP~你也不能在乎=3=】

好吧人生第一定律教育我们搅基是不对的单P是白痴的群P是明智的。于是摆出后庭供奉体位少女们啊请自由地爆破吧!下面是吾的16点。

1、名字。用过几个最早那个不好意思说。门清、杜衡、青、群青都是区区在下不才我。
门清是高中时代跟某男性同桌写接龙的时候用的笔名(因为他叫暗杠 囧)然则现在我还不知道麻将里怎样才叫门清。大概当时只是喜欢清这个字而已-__,-。
杜衡是楚辞里提到的一种香草,具体长啥样没见过(拍)。
群青这名字来自达利蛋黄派的绘画50秘密,似乎是个难以跟其他颜色调和的色= = 唔我擅自理解成这人很不好相处~的意思。青的话源于某地球COS爱好群,鉴于跟之前的名字没啥不同于是就混用了。
受某院长“游尘字冬青”和某烂人“万锋字古刀”的影响干脆搅合在一起来了个“杜衡字群青”-______________-我不是故意要附庸风雅的古人啊原谅我。
不同的名字之间还是会有微妙的人格差异的比如门清是吐槽mode全力全开杜衡的话则会竭力往风雅方向靠拢|||||||||||||||不过总体上区别不大……这人没救了|||||||||

2、3D层面基本情况。好吧写这个就是为了凑数|||
身高175。比较自豪的一点因为可以俯视N多自以为是的小男人小女人XD。而且搂抱有身高差的妹子也舒坦XD(一砖拍死
体重55kg~60kg浮动。似乎没有超过上限的记录不过两天一顿饭的时候也没瘦orz。属于早上号称要减肥晚上娘亲做了好吃的就毫无节操地狂扒两碗饭那种……= =
相貌也就是中人之姿,自己觉得不大好看也不会太难看。满意的地方是眼睛和鼻子不满意的地方是嘴。另外两个引以为豪的事情一是手指比较长(适合做某些事wwww)(自重)二是留了很长的头发。然则问题是1、指尖是圆形的2、头发数量很少……= =

3、出没地方。其实我是那种去一个论坛就玩到够然后换下一个论坛基本把前面那个雪藏的类型……
以前上轩辕。后来转战破沟。由破沟而小粉红。然后由于游戏的问题常去YY。
轩辕从此懒得去了不评价。破沟的话因为种种原因很长时间没法看新番所以下片和搅基都少了……大约有半年没去了。
小粉红还挺好玩,就是前段时间特别是JLF和AY期间那高涨到异常的所谓爱国情绪让我这个不吐槽会死星人有轻微的不适感所以戒掉了= =
YY给我一开始的感觉是非常杂乱,适应了倒还好些。出没的都是90后,素质不太低也高不到哪里去,反而让人觉得可以轻松地发帖。到现在为止在破沟就发过一个主题帖……
(其实去YY也主要是上游戏交易版去看看有没啥便宜货可以买来倒卖的www自重啊喂)

4、基本人格形态。
毒舌。天性凉薄打死也改不了了。看到有装13人士不上去讥刺一句会少块肉的类型。
因此大概没少跟人战过吧?而且有时候战了也就忘了……直接结果就是有时候走半路一个人冲上来说你当年对我XXOO我XXXXXX……结果根本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号称喜欢战,要战就奉陪到底,结果通常是战了几页就失去耐心跑去打游戏……orz
对于观战和八卦有所热爱,然八卦限于论坛上的。观战倒是2D3D不限(拖走
吐槽系。认为幽默感是空气、水和阳光之类人生存下去不可或缺的东西。当然有时候会讲冷笑话。
也有文青的一面。倔强纤细且十分深情。泪点很低容易被打动。雷点也很低经常边看雷文边爆笑……||||||
性格中性偏男性化,喜欢调戏身边女生。有时候人格切换机关被触动会变的非………………常女人= =

5、习惯。……基本上都是些不好的习惯。
容易丢东西。用好听一点的说法来说是善于收藏东西以至于藏到自己都找不到了。
出门之前长嚎一声找不到XXX东西了是常事。手机丢了两个了钱包三个。搞的去一趟魔都只要跟个人擦肩而过必定满身狂摸钱包手机摸到硬硬的还在才放下心来……后来几乎演变成强迫症了……= =。
说话不考虑后果。想说啥的话直接就炮弹一样出去了。然后自己慢慢后悔= =
对人很热情但是三分钟热度后就会跑去做自己的事……有的朋友N年不见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 不是感情不够深其实就是单纯的健忘而已……
懒。很多要做的事情最后因为懒而作罢了。
不停地自我否定导致很多计划和文案夭折,这个是最讨厌的一点。
虽然有一米七五的大个子不过用电脑的时候喜欢L状蹲在椅子上。
放假在家不梳头发状似梅超风。
不会待人接物。
……不行再说下去真的好绝望啊打住吧|||||||||||。

6、说一件能代表这个人至今为止人生的囧事。
上大二的时候无聊开始学毛线编织。然后就以送给别人围巾为乐……基本上至亲好友大江南北被送了个遍,北至东北西至西域南至轰空的邮件发了一圈之后差不多毛线店大妈手里那几种针法也都一个不漏地学回来了。-__-
然后,有一天经过学校大门口,被一个性别都记不起来的路人君……脖子上的围巾煞到了|||||||
其实只是普通的隔断交叉针而已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被那种一节一节的设计萌到不行……当时就跑到毛线店买了一大卷血红色的毛线决定织给某大岛君-__,-,因为觉得认识的人里面这人最适合这种颜色(喂你是在配菜吗||||||)。
于是在爱和正义RP三倍出力的情况下2日内完成。而这时候……学校……放假了。
坐上火车才想起来围巾没有寄。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春暖花开了,总觉得这东西这时候寄去一定会被人BS于是把围巾放在了衣柜里。
然后是下一年的冬天,放假,回家。回校找衣服穿的时候叠的很整齐的围巾被翻出来了||||||
于是我毅然地——用跟去年同样的理由把围巾放回了衣柜里。
然后……命运重复着悲哀的连锁(你给我去死),大四那年意识到再不寄的话东西就要被我连同铺盖卷一起卷包回家的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第三次去找人家要了地址把东西寄去了……
……那时候貌似是3月?反正湖北已经相当暖和了。||||||||||||||||||||||||||
…………话说今年的冬天又要过去了呢。希望大岛君的冬天也一样温暖。合掌。

……de。所以这个人如果做出什么挖了个大坑每日一更却在最后两章弃坑之类的事情可千万不要奇怪。
如果新年发去的拜年短信没有回音不用怀疑这厮一定是初一没有上拜年心里想着初三补上初五补上十五补上二月二补上……直到明年的初一补上。toka。
啊,对了。当初满怀着爱在麻痹见面会上给老师抢下来的明信片还没有寄……默默抱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东坡曰晋亡于老庄而梁亡于佛。林博士举出反例,问南宋何尝不亡于并不清谈者手?其实即使世无老庄也无佛祖,摊上那么一帮逃避现实的溜号大臣,那么一个依赖信仰的软蛋皇帝,那么一个被官僚们吃干抹净糟蹋得不像样子的国家,任是什么时候也多半是要亡国的。于是想起如今的怪事。小孩不学习,逃课去看录像,家长们咎于录像厅。录像厅关门大吉,小孩们转而就街机,家长们又咎于街机。街机被历史的潮流遗弃,小孩们又转而就网吧,交网友,打网游,于是乎如今家长们又对网吧深恶痛绝。不去想一想是否跟自己的独生子女缺乏交流导致小孩心理空白,不去想一想早期家教有没有培养好小孩的自律能力,不去想一想如何改进现有的教育方式,光去求助于所谓的网瘾戒除专家,求助于反沉迷系统,求助于国家扫黄打非而花费多余的精力和财力,真是屁用也无。屁放出来尚有余韵,好的可以袅袅不绝绕梁三日,而一群披着专家外衣的骗子凑在一起胡扯一通,然后家长继续下跪哭嚎,小孩继续泡网吧,信可怪也。

改了一下分类XD
基本上就是一个盗版的辋川别业(不是别野-__-)。考虑要不要改成青川别业-_____-

澹斋:沿用五帝猫赐的名号,扯淡斋,专职扯淡……

文青馆:盗版文杏馆……坑啊坑啊坑啊坑……(掩面

杜衡坞:盗版辛夷坞,平时灌水用的……-__-

博弈坊:孔子他老人家教育我们,人,不能闲着没事做,实在闲着没事做的时候,玩玩下棋也是好的……所以说,这个是……嗯,网游相关的东西-___,-。沉迷网游持续中XD

暂时还用旧名字。至于水滴跟分类的关系……呃,可以认为是房子比较破,不停漏水……所以就在林中不停地……水滴了……-_____,-

FD的光华楼下面有一个乎乎的雕像——刚才出去买纸笔的时候又看到了它——主题是一头生动的驴……呃,和坐在它背上的陆游。陆游披蓑戴笠,脚尖翘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胯下的驴过于生龙活虎而在试图保持平衡(汗)。陆游的诗其实没看过几首,不知道把原因推到他的诗太多上是否适当(纯粹找借口ing),不过最早有感觉的应当还是这首诗: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此身合是诗人未?陆游当时恐怕只是一时的兴趣所致,未必有多么深远的意思;但当我开始认真地这样质询自己的时候,就是摆脱中二病的开始。昨天在猫的某贴下面意欲掐架而不得的时候一个路人提到“做文学梦的小青年”这个名词,回想起来不胜唏嘘。这辈子究竟能不能做一个诗人呢?现在这样子究竟算不算一个诗人呢?这种类型的问题,很难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却足以使人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当摆脱了中二病不断否定自身之后,如何成为一个诗人,仍然是没有任何头绪的。更何况,一个好的诗人通常不会去想如何去做成诗人之类的技术性问题,并且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中二病。骑在驴背路过剑门的人成千上万,而光华楼下面所雕刻的那一个即使并没有写名字路人也知道是谁——这种说法可能被误解成某种功利性的意思,其实我是想说,即使抛开世俗的价值观衡量,诗人也是一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芸芸众生中特别的生命。

题外话,陆游这厮说“俺算不算诗人”这种话在旁人看来多少有点晒命的意思,这个老鬼写的诗将近一万首,诗集印在一本里的话能砸死人……或曰,淫一手好湿不难,难的是淫一被子好湿(我发誓这是原文-_____,-),此言于陆游,甚为得之。(轰杀

————————————————————————————————————

在FD里扛着本本东奔西跑了一天要被压死了……5555555惠普的本子死沉
考虑要不要为了撒土明天再扛一天中

我要复健我要从良(踢飞
从这个Y了很久的每日一句开始好了……没有Y的天数就不写了XD(再次踢飞
某人的那个不要急我也有写的1S。(在哪里-__,-

————————————————————————————————————

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老杜那么多提到“老”的诗句里面,数这两句最牵动人心。江边的树在缓慢地开花,当它在生的轨道上缓慢而愈发美丽地前行时,诗人——或者我们——的生命,却正在无可挽回地步向衰颓和死亡。没有真正经历过垂暮之年的诗人,很难写出这样惊心动魄的语句。“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虽是风烛残年的实写,但对于或许富于春秋的读者来说,很难体会到那一把茱萸的悲情;但这一联却不同,它凸显的是生命流逝的状态——而无论是诗人还是我们,始终处于生命流逝的状态之中。花朵越是开的生气蓬勃,人对自身生命力的流逝也越发敏感;这样一来,头发为一树花朵而催白,便不是什么艺术夸张,而是一笔饱含悲怆的写实。这不能不使我又想到李贺。李贺是个神经过敏的诗人,把天地间一切枯萎衰败死亡的东西都归结到对他自身未来的暗示,又把这种暗示赋予了他随手拈来的一切意象;而杜甫毕竟度过了太多的岁月,从生命轮回的任意一环中,都能解读出死亡藏身其间的阴郁信息。一切的生命都源于死亡,而一切深刻的哲学命题与一切深刻的艺术作品,也都直接或者间接地源于死亡。

——————————————————————————————————————

有空再改啦-__,-上自习去……现在复健结束该从良了-_________,-。



| HOME | Next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林中水滴,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