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dmin admin Title List
靠,无线网跟完全不能用到底有什么两样啊有什么两样谁来告诉我呀呀。囧。
好吧我承认这个是坑了OTL……

————————————————————————————————————————————————

3

……对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单论格斗技巧的话简直像教科书上的范例一样完美无缺,反应力也差不多到达了人类的极限——但是遇到段数相当的高手时,最原始的腕力比拼反而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
“呃!”
一记肘击精准地命中了少女的腹部,细长的身体整个被打飞出去,炮弹一般坠落到远处的一堆瓦砾上。
从刚才的手感来判断,折断一两根肋骨是免不了的,如果再加上对内脏的损伤的话,基本等于是开出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死亡证明了。做出如此判断的斯扎克略微放松了一点紧绷的神经,从靴筒里抽出了用于最后一击的匕首。
“现在场上比分~一比零!恭喜斯扎克君先得一分!”
从刚才起就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袍男子忽然像是要宣告自己存在似的猛然起身,像足球导播员一样大声地念出类似解说词的东西。
一比零?
“啊哈!年轻人,你不会是以为这样就把那玩意儿打倒了吧?要是世界上存在这么好打的BOSS的话,所有的游戏厂商一定都关门大吉了。”
怎么看也比斯扎克大不了多少的袍男子,夸张地张开双臂的动作活像古典戏剧里的先知。
“所以说游戏规则是这样。对手背部或面部着地算一分。先得到十分的人……我可没说一定会获胜哦!”
斯扎克决定无视这个精神状况不在正常范围内的家伙,不过另一件事制止了他的行动。
少女站了起来。
虽然单手按着腹部站起来的动作有一些摇晃,肘部和大腿的皮肤也被瓦砾擦伤,但那双金色眼瞳里平静的怒气却丝毫未变。
“你这家伙……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她的话,少女刚刚站直的上半身像芦苇一样向前倾倒。这本来是个进攻的大好机会,但直觉却告诉斯扎克不要轻举妄动才是上策。
“……果然很讨厌。”
少女从捂着嘴的右手下面吐出了后半句话,指缝间涌出浓稠的色液体。
“所以还是死掉算了。”
似乎是要应和这句宣判,半空中横七竖八的线路忽然像被飓风吹到一样剧烈摇摆起来。
“去吧,打死了也没关系。我可不想处理这种人。”
“——!!”
鞭子劈破空气的呜咽声飞旋而来,斯扎克及时举起匕首挡掉头顶垂直坠下的攻击,被斩断的什么东西回抽到手背上,剧痛几乎迫使他松开手。
三条灰色的网线散落在脚边,被斩断的线路像是要捉住斯扎克一般竭力朝他的方向伸长,不过受墙壁上固定夹的阻挡,在离他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便无法再前进了。
能操纵特定的物体……吗?
啪!铁制的固定夹被轻易撑开,三条网线从不同的方向袭来。

“说的那么清高,其实不过是被人打惨了需要修复吧~”
“饲主大人也想试试么?内脏破裂后慢慢修复的感觉?”
井岐里闭着眼,一脸无聊地抱着双膝坐在乱石堆上,虽然从外表不可能看出来受了多严重的伤,不过光用听的也觉得不大妙。
“那个就免了。啊,场上比分一比一平!”
被三条网线包围攻击的杀手先生终于出现了破绽,为了躲避其中一条线的攻击,失去平衡而仰面摔倒了。
“……不过,这种程度就想杀掉那个人的话好像有点困难哦。”
“……”
“哦哦,躲得很漂亮嘛。哎呀,干掉一条了。防御出现漏洞了~”
“…………”
“喂喂,最后一条也断掉了啦。你还没修复好吗?他那边要攻过来啰~~”
“吵死了!!!”
井岐里猛地睁开双眼。在小巷的暗角里可以看到,她金黄的瞳孔如同稍纵即逝的电光那样闪动了一下。
这是一个信号。两幢相邻的五层楼间所有的网络线路像从冬眠中醒来的毒蛇般蠕动起来,撑破一切固定用的螺丝和铁夹,纠缠在一起的地方干脆连根扯断。
“去吧!把那个得意过头的生物给本大爷干掉。顺便旁边这个家伙也给我教训一下!”
“后面那半句是多余的!!!”
两道网线无视抗议地缠住了我的手腕。这家伙,完全没有幽默感吗?!

迎接袭向少女的斯扎克的,是灰色毒蛇的海洋。
“可恶……”
砍断直接横扫过来的网线,可后面的网线又缠了上来。
对于鞭状武器来说,重要的不是鞭子本身造成的伤害而是击中之后惯性造成的束缚。就算只被一条线击中,也会马上被其他的线路捆个结实。
能同时操控这么多的线路,目标的能力远远超出了至今为止的任何一个对手。如果加上可以附身于其他物体以及自我修复能力的话,这个能力者已经具有了三种不同的能力。
三种不同的能力。即使是双重能力者,也已经是珍稀到只有个位数的案例……几股拧在一起的网线横扫过来,斯扎克俯身避开,脚踝却被另外一条浅色的线路缠住了。
“场上比分一比二!……我说,放我下来!”
被拉倒在地的斯扎克很快取回了平衡,从网线飞舞的空隙中,可以看到负责解说的袍男子被两条网线吊在半空,因为抗议而不停挥着的袍袖使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
少女闭着眼睛坐在原地,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看来“修复”还在进行。只要突破封锁到达目标的身边就有胜算。
在直觉这样判断的下一秒钟,斯扎克采取了行动。

被这么吊着肯定谈不上有多舒服,不过与这家伙平时开的玩笑的恶劣程度相比,现在这种还算是温和的了。
不过,既然来到了高一点的观众席,那边的战斗反而看的更清楚。
杀手的策略明显地改变了。他退到网线几乎无法触及的地方,以难以置信的敏捷确实地削减着网线的长度。
断下来的部分不再受井岐里的控制,所以这个可攻可守的灰蛇集团就不是无限的。
虽然不停砍断网线的样子有点滑稽,不过斯扎克确实是在向这边逼近过来。
“这地方信号不好。”
还在闭目养神的井岐里不满地小声抱怨。
“下次你可以选信号塔附近啊。不过要注意供应商喔。”
“是个好办法。”
原本作为冷笑话说出去的话被当成意见接受了,实在让人有点意外。
“我说啊。差不多该把我放下来了吧。总这么吊着手腕会缺血耶。”
没有回应。这家伙只听自己想听的话吧。
网线的长度严重缩水,原本线形的攻击阵列也转成了圆盘式的防守状态,所有网线全面伸到最长交织成蛛网形状的防御壁,连足以缠住斯扎克手腕的多余长度都没有了。
井岐里保持着略微仰起头的姿势,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看不出是在想些什么。
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的几下横斩。
那面最后的防御壁在异常锋利的匕首下化为了灰色的线段。
有张标准未成年人面孔的职业杀手冲到井岐里身边,毫不迟疑地挥下匕首。
“这下抓到了。”
一直缠着我右手的线路忽然松开,几乎是同一时间,那条网线出现在杀手即将动作的手腕上。
而另一端就握在井岐里的手中——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荆棘环绕的城堡里面……”
奇异的金色眼睛不祥地闪烁着。
“通常,都住着魔王哦——”
左手的网线也松掉了,身体毫不留情地向下坠落,但意识却像是被吸进头顶的深渊一般上升。
——喂喂,就算放大招也等完全放开我行不行啊?
我只来得及习惯性地抗议了一下,就沉入了漫长而暗的天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媳妇儿……你真是失踪太久了
我bo又不用密码了orz||||
我以为把链接放在URL的地方你就会看得到……乙
http://hybgreen.blog124.fc2.com/
【2009/01/07 22:02】 URL | 火锅 #-[ 編集]
啊,这个……那个……老子……我……人家……啊哈哈||||||||||

……然则,你的链接留在哪里啊。orz
【2008/12/02 23:13】 URL | 青 #-[ 編集]
虽然ms这里很久没更新了……
我就是来说一声orz
因为很多原因……我bo即日起开始加密。
密码是我bo地址开头那个h开头8字节的单词
说起来亲爱的你换了我bo连接么……大概是没有吧orz
那么链接也留下了,请查收~~~
说起来,你失踪很久了诶@ @
【2008/11/15 05:34】 URL | 火锅 #-[ 編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9 林中水滴, All rights reserved.